二省公德,工笔写意熔为一炉

日期:2019-08-10编辑作者: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

韩必省,浙江温州苍南人,1966年生,号三省堂主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海南创作中心主任、民革中央画院理事、民革天津画院副院长、全国政协机关书画协会顾问、《人民画报》书画院艺术顾问、世界杰出华商书画家协会顾问。

温籍书画家韩必省:

图片 1

 

耕毕日相呼  

 

图片 2  

江舟泊岸  

 

图片 3  

草茂泉冷知健足  

 

温州日报记者 王舒

5月5日正值英国的五月节,全民休假的日子。一大早,英国伦敦艺术展览区皇家歌剧展览馆内已是人头攒动。这个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展览馆,曾多次举办过许多重要的展览。而这天,所有的人为了一名中国书画家而来。这位书画家就是韩必省。韩必省1966年出生于温州苍南,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海南创作中心主任、中国书协会员、民革天津画院副院长。

近年来,韩必省在世界各地巡回举办个人书画展,足迹遍及韩国、巴黎等地,结束此次展览,韩必省又马不停蹄地准备明年的“韩必省大英博物馆书画展”,该展览被作为明年中英文化活动项目已提上了议事日程。此外,酝酿许久的中国美术馆的个人展览也已进入筹备期……

师承名家 自成一体

近年来,韩必省的作品在艺术圈内可谓炙手可热,2013年荣宝艺术品拍卖会,由其创作的《草茂泉冷知健足》和《安寿图》先后以224万与15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然而,成功并非一日之功,而是来自不断磨砺,精益求精。

“小时候看到镇上的代书先生为别人写书信就非常羡慕。六岁开始练字,上小学时我就为乡邻们写春联了。”韩必省回忆。而真正让他迷上书画的,则是偶然见到的一幅刘奎龄的《百兽图》。“原来动物还能画成这样!画上的猛兽不但没有相互厮杀的贪婪之容,反而呈现的是一幅和谐共荣的景象。”提起初见《百兽图》的情景,韩必省的语气仍难掩激动。从此,刘奎龄、刘继卣两父子的画册就成了韩必省的心头好,几本搜寻来的画册几乎被翻烂。1985年,19岁的韩必省下定决心只身北上天津,只因天津正是“二刘”故乡。

初到天津,韩必省先后拜龚望、萧朗、孙其峰、刘炳森、华非等书画名家为师。每当夜深人静时,韩必省又会抱着二刘画册苦读,不断摸索临习。凭借着非凡的悟性以及韧劲,韩必省逐渐掌握了“湿丝毛法”、“景衬法”、“计白当黑法”等刘氏动物画中高深技法。

当然,韩必省没有在二刘的画毡前止笔,30年学习沉淀,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精谨遒丽的艺术风格。他的书法以隶书见长,行笔内涵高雅,画作攻工笔,尤其善于描画动物。冯骥才先生曾如此评价:“他(对前辈大师)不是技术性的摹写,而是追求其韵致与神髓。他笔墨清润,气质含蓄,没有时下绘画那种人为的张扬和浮躁之气,而是意平神定,倾力尽心;并且题材涉猎广泛,风格渐成一体。”

去年,韩必省花费10年构思,潜心3年绘制的10米工笔长卷《百狲谐乐图》正式完工。画面上,百余只猴狲乐居画间,惟妙惟肖,加上300余字的长赋,文、书、画浑然天成。这幅长卷正是韩必省对启蒙之作《百兽图》的最好致敬。

书画会友 只卖真品

作为书画家,韩必省把艺术作为毕生的追求。而同时,韩必省又是一名儒商,由其2005年创立的三省堂,如今已是天津颇负盛名的民间画廊之一。书画界甚至有北京有荣宝斋,上海有朵云轩,天津有三省堂一说。“我想做一件对中国文化发展有益的事,让艺术感染更多人。”三省堂之于韩必省,更是一扇“以书画会友”的窗口。

在他的努力下,国画大师萧朗、孙克纲、书画印大师韩天衡、海归画家刘文生及晏平、贾宝珉、吴涛毅等人的画展,特别是大师级的作品展,先后落户这家民间画廊,让当时的天津书画界为之一震。 此外,三省堂也肩负起对外文化交流的使命。2006年,三省堂组织天津书画家代表团参加在韩国安山举办的“韩国国际书画展”,此后又远赴日本等地多次举行艺术交流、艺术研讨会,让中国书画文化走出国门。

“从成立起初,我就希望三省堂能够成为一个传承、传播中国书画艺术的阵地,成为天津文化事业的一张名片。虽然经营一家‘只卖真画’的画廊很难,但三省堂仍然牌匾高悬,人来人往。这就够了!”韩必省如是说。如今,三省堂每月惯例的展览总是排得满满当当,慕名前来参观者络绎不绝,既有书画界知名者、爱好者,也有不少大中学生和年轻人,人们都在这艺术的殿堂里得到精神的享受。

潜心书法创作之余,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韩必省,还时刻关注文化领域的时事大事。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韩必省提出了《促进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的提案,呼吁政府为社会公众提供机会均等、内容均等、权利均等、区域均等、城乡均等、群体均等的基本文化权益和公共文化服务。

“我的名字由母亲取自《论语》中的‘吾日必三省吾身’而来,这是母亲对我的严格要求。而我也时刻告诫自己,一省商道,二省公德,三省艺术。”韩必省对自己的名字做了如此阐释。

图片 4

  从事书画艺术创作30余年,先后拜龚望、萧朗、孙其峰、华非、刘炳森为师。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书画展,影响广泛,国内外媒体多有报道。作品远播海内外,曾被政要名人及艺术馆收藏。

图片 5

图片 6

三公图

图片 7

图片 8

    刘奎龄(1885─1967),字耀辰,号蝶隐,自署种墨草庐主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开派巨匠,动物画一代宗师,被誉为“全能画家”,能工善写,擅长动物、植物、人物画及山水画,他描摹的动物种类之多,范围之广至今无人可追。

图片 9

   

图片 10

    刘奎龄堪称自学成才的全能画家。4岁就开始仿描剪纸动物和花卉。7岁入私塾,接受了几年私塾教育后,刘奎龄进入青年会普通学堂学习,开始接受新式教育。不久又转入天津民立的第一小学读书。10岁时,刘奎龄开始描绘昆虫和家禽。

图片 11

    1904年,近代著名教育家严修与张伯苓创办天津敬业中学,即天津南开中学前身。刘奎龄曾进入敬业中学首届班学习。后辍学在家,临摹、研究古今中外之名画,探索创作动物画的新途径。从此开始自学绘画,并逐渐走上以卖画为生职业画家的道路。

  膜拜大师

图片 12

  韩必省与书法的缘分或许更为长久一些。 韩必省从很小的时候,看到集镇上的代书先生为别人写书信,他就非常羡慕,六岁就悄悄练字,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可以为邻居写春联了。

四时花鸟

  韩必省最早认识的书法大师是龚望。龚望教韩必省从《张迁碑》入手习字,接着临摹《曹全碑》、《礼器碑》、《封龙山颂》等碑刻,重点解析《石门颂》。通过向龚望先生学习,韩必省领会了写汉隶要以风骨为体,变化为用,行笔则以气为主,而后方能形随气转的道理。

  华非篆隶皆精,韩必省向华非先生学习后,能遵法而入,破法而出,书作体势放纵,洒脱流走,达到刚柔相济、方圆互通的效果。

    1907年,天津《醒俗画报》创刊,不久刘奎龄受聘为画报绘图。1911年刘奎龄在天津东马路民立二十五小学代班任教,1912年被天津《新心画报》聘为画师。36岁以后,刘奎龄最终放弃了各种社会职业的选择,成为了一位以笔耕墨耘为生的自由职业画家。这使刘奎龄的对绘画艺术的追求更加精诚专一,在探索中找到了最佳的艺术感觉,60岁左右逐渐走向了其艺术创作顶峰的辉煌阶段。建国后,他被聘为天津文史馆馆员,先后任政协河北省天津市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美术家协会天津分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韩必省还尽得刘炳森真传。刘炳森先生的突出贡献是努力使中国传统隶书艺术现代化。韩必省的书法实践与刘炳森先生的努力是一致的,他的隶书作品既规矩俨然,又轻灵倜傥;既古宗源法,又灵犀飞动。

图片 13

  对于韩必省书法的成就,国内评论界同样给了很高的评价。秦耕先生曾说:“他的书法远学魏晋,近学刘炳森,隶书与行书都具有自己独特的特点,隶书灵动,行书秀美,结合了南方人的细腻,北方人豪放的气韵。”

走兽

2009年意式风情街举办了一次画展,在这次画展上韩必省展出了一组水墨荷花四条屏,吸引了参观者的目光。这组既可联章又可独立的花卉,就是采用了大笔水墨写意的手法。整个画面疏朗平稳,笔意酣畅,水墨淋漓。

  实事求是地说,看韩必省画山水画,也就是这三五年的事,或许真的是积蓄已久,浓重淋漓的笔墨,抒写了他那沉淀在心中许久的梦。韩必省的水墨山水画,画的是心中之风景。

   

  韩必省的水墨山水画并不背弃传统,他能将传统演变为心灵的语汇,充溢着当下的气流,呼吸吞吐着时代精神的温情和气息。虽然以自然风光为主要描写对象,致力于审美客体的发现与描绘,甚至省略山水中人物,或把人物视为点景,但绝不是被动地摹写,绝不忘表现审美主体的认识、理想、感情与愿望。

    名家辈出的二十世纪画坛中,刘奎龄是一位卓而不群的艺术大师,他在时代的艺术涅槃中悄然崛起,除了具备一般艺术家的天分及其自身素质之外,也有许多违背艺术规律与常规逻辑之处。古人云:学者必有师。刘奎龄却是独辟蹊踁、自学成才。

  《百狲谐乐图》

    刘奎龄私淑古人,却不拥有古人的真迹,只能梭巡于“借观”名家真迹和珂罗版印刷品之间;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刘奎龄却躲在津门近郊土城小院成“一统”;他没有出国留洋,也没有进过正规的美术院校,却在中西文化互渗的花鸟画、动物画的技法之结合上得是如此优秀。这或许是其获得成功的“秘笈”之一罢。当然这一切亦和刘奎龄于传统私塾教育的基础上,较早的接受“新式教育”有相当大的关系。

  韩必省构思长卷《百狲谐乐图》始于10年前。10年中,他曾数次登上峨眉山,走进云南的热带雨林,目不转睛地盯着《动物世界》的屏幕,在“耍猴艺人”的围观中驻足。他还远赴马达加斯加,近距离观察猴类的生活习性,带回了大量珍贵的写生作品。

刘奎龄是传统派和中西融合派的中坚,他从古典主义、文艺复兴、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甚至印象派光色运用、油画技术以至夸张变形中吸取营养,他注意到西方现代艺术与中国传统艺术在创造精神上的相似性,光大了传统写实技法,其艺术风格影响了惠孝同、刘子久、陈少梅、刘继卣、何家英等北派艺术家。

  这是一幅长15米宽1.5米的巨幅工笔猴画,一处山间台地,栖息着一个拥有103名成员的猴群。或腾挪呼号,或打闹追逐,或慵慵懒憩,或跃跃欲攀,或相契而嬉戏,或相争而嘶吼,百姿百态。

图片 14

  《百狲谐乐图》也成就了韩必省向大师刘奎龄先生及《百兽图》的致敬。一幅幅作品的面世,国内外画展的举办,主题思想的升华,创作特点的转变,这一切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瑞禽  四屏

  冯骥才先生曾对韩必省有过这样的评价,“我从他的画作看到他的师法与根基。在那些飞禽走兽中,蕴含着工笔画大家刘奎龄与刘继卣父子高超的写实技艺。他(对前辈大师)不是技术性的摹写,而是追求其韵致与神髓。他笔墨清润,气质含蓄,没有时下绘画那种人为的张扬和浮躁之气,而是意平神定,倾力尽心;并且题材涉猎广泛,风格渐成一体。”

  时间没有辜负韩必省的才情,更没有辜负他苦心孤诣的努力。他从实践中把握了雅俗共赏的审美情趣,以及中西绘画相互交融的艺术规律。

刘奎龄对传统的意境美有着独特的体验,对“洋为中用”有着独到的理解,他用中国画的工具材料,将西方绘画的写实精神挖掘得恰到好处。他的画既有工笔特色的精意结构,又有水墨小写意的笔墨韵趣,二者结合得水乳交融。以其宽广的画路,为丰富发展中国画的技法开拓新的表现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韩必省祖籍浙江温州。1985年的夏天,19岁的韩必省开始了北上天津的求学之路。北上求学的冲动来源于韩必省对一对父子绘画大师的膜拜。一个不经意的机会,他看到了刘奎龄先生的《百兽图》——三尺斗方的画卷上,展示了包括狮、虎、豹、象、狼、熊、鹿、狐等数十种动物,这么多动物展示在一幅画面上,虽都是一些猛兽,但所有动物都是那么活泼、自在,毫无相互厮杀的贪婪之容,而是一派和谐之气。这对于自小喜欢图彩弄墨的韩必省来说,十分震撼,原来动物也可以画成这样,他近乎痴迷地搜集刘奎龄、刘继卣父子的画册,打探他们的消息。来天津上学,给了韩必省一个绝佳的契机,他曾幻想着能借此拜刘继卣先生为师,可是等到了天津时,刘继卣先生已经辞世。

刘奎龄善于“势”的营造,绘画作品“虚处不嫌窗框松,实处勿感板结紧”,其画风华滋清润,厚劲灵动,意境深邃。

  苦苦摸索

    在历代画史中,鲜有像刘奎龄这样表现题材如此广泛的画家,举凡翎毛花卉、水族鳞介、草虫蔬果、走兽、人物、山水,靡不涉猎,尤以花鸟、草虫、走兽最为见长,传世作品的数量也最为可观。技法丰富还新颖,画面丰富和谐,清新优雅,写实而主风神,堪称画坛之独步。为了在艺术实践中突破传统工笔画的僵局,以及为更新传统画法辟一新路,刘奎龄先生献出了毕生的精力。他真正做到了将古今优秀的笔墨传统、现实生活中的自然物象、西洋画的真实感和整体感与其丰富活泼的艺术想象,极为圆满地融为一体,形成了别具一格的艺术面貌。

  韩必省一边上大学,一边抱着刘奎龄、刘继卣父子的画册细心揣摩。他曾成千上万次地尝试着“刘氏皮毛”的画法,一次次的失败,几乎让他绝望。而一次水杯躺倒,水漫宣纸的经历,让韩必省获得了灵感。在掌握了“湿丝毛法”之后,韩必省还先后掌握了“景衬法”、“计白当黑法”等刘氏动物画的“秘笈”。当然,韩必省没有止笔,新的时代信息给了他更为前沿的创作灵感。如今人们意识到保护环境重要性,这与韩必省的善良天性迅速契合,而悟性则让他完成了青出于蓝的跳跃。

图片 15

  韩必省逐渐把自己的艺术追求转移到对于动物思想情感的刻画之上,把人的喜怒哀乐融入动物的行为举止之中。将生动逼真的动物形象,或纳入幽淡宁静的田园风光、或置诸气象万千的深山大泽,尽量拉大主体与配景的笔距,以将工笔和写意熔为一炉。

禽鸟  四屏

    刘奎龄一生创作颇丰,独创“湿丝毛法”、“景衬法”、“计白当黑法”等动物画技法,将用笔、用色与用水灵活地结合在一起,以多种颜色调配成典雅的色泽,惟妙惟肖地表现禽鸟畜兽的形体结构、肤色光泽,收到了极佳的艺术效果。

    对于传统绘画,刘奎龄有很深的功底。他不是简单的临摹,而是真正的吃透、掌握、融会贯通,接触到西方绘画后,他能合理地学习借鉴、巧妙融合,这是很难做到的。

    刘奎龄的绘画艺术大致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研究五代、宋、元诸家,画风受明、清影响;第二阶段为30年代后期,在学习郎世宁画法基础上,将西洋画之色彩、透视比例融合于中国传统工笔国画之中,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风格。其作品纤细逼真,神态自然。第三阶段是40年代后,画技又进一步,自成一家。与刘子久并称“津门二刘”。

刘奎龄是中国20世纪中国美术的杰出代表。刘奎龄绘画艺术风格映射出近代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相互融合的大趋势。他一生追求写实,浓缩了20世纪中国写实绘画的历史。

图片 16

动物  四屏

 

三 

近年来,一向颇聚人气的刘奎龄书画作品成了拍市上的俏货,其花鸟、山水等四屏画作价格稳定在400万元以上。

2004年1月,天津蓝天国际拍卖公司以高价成交了刘奎龄的《花鸟四屏》。当时,作品自35万元起拍,经各路买家激烈竞买,最终以170.5万元成交,从而刷新了刘奎龄作品拍卖记录,迈上百万门槛。2011年12月,《百兽图》亮相天津鼎天拍卖会,最终以840万元成交。此画以80万元起拍,瞬时得到六七位竞拍者响应,几番叫价后被推至300多万元。520万元时,仅剩两位收藏爱好者竞争,最终在840万元落槌。840万的成交价格,创刘奎龄单幅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成交纪录。

2015年6月,印度尼西亚藏家郭瑞腾所藏刘奎龄《动物八屏》,在北京保利春拍上以920万元拍出,是刘奎龄迄今为止画作最高价。

图片 17

动物  立轴   八屏

《艺术品鉴》版权所有  如若转载  请标明出处)



本文由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发布于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转载请注明出处:二省公德,工笔写意熔为一炉

关键词:

张东林山水画,著名书法家张维国

   在艺术界,人们谈到一个人的成就时,往往会说某某是可以的,诗、书、画、印全能。沙正鑫正是这样的人,在中...

详细>>